导航菜单

沈建光:短期内不会降准的五大理由

pp电子托盘

沉建光:短期内没有存款准备金率的五个原因

沉建光博士的宏观研究

文|沉建光

自3月以来,基于对流动性缺口的担忧,市场对存款准备金率下调的预期逐渐回暖。 3月29日,甚至出现了“减少出价”的虚假消息,引发市场波动,然后央行传言并很少采取行动捍卫权利。目前关于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的讨论达到了顶峰。短期内存款准备金率下降的可能性是多少?笔者认为,综合分析当前货币政策面临的主要问题和经济基本面等因素,短期货币政策可能难以进一步宽松,存款准备金率下调的可能性和必要性也有所降低。具体分析如下:

首先,根据基本面,反周期政策取得了一些成果,推动经济走出低谷并稳定下来。在先前政策积极努力和中美贸易战缓和的背景下,3月份部分经济数据有所改善。从前瞻性指标来看,3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反弹1.3个百分点至50.5%,回到最高位,在过去六个月创下新高;工业生产,需求,中小企业和非制造业建筑业子项目数据得到显着改善;除了季节性因素外,再加上发电煤耗等高频指标,仍然显示3月份经济数据出现反弹。展望4月份,随着增值税减免和基础设施补贴等反周期控制政策的实施,他们已进入集中发展期,中美贸易谈判进展顺利。预计第二季度中国经济形势有望稳定。进一步放宽定期货币政策的压力已经减小。

其次,短期通胀面临上行压力,限制了进一步放宽货币政策的空间。与经济稳定相反,当前第二季度的通胀压力有所增加。目前,非洲仔猪对价格底部的影响,这轮猪周期的开始无疑,猪肉价格推动食品分项,将成为第二季度通胀上升的主要原因,近期原材料价格的上涨也将提供一些提振。根据作者的计算,3月和4月的CPI将同比上升至2.5-2.6%左右,6月份的压力将更大,可能达到3%。尽管这一水平还不足以使当前的货币政策转变,但经济下滑仍将维持反周期监管的理念,但短期内进一步宽松的空间仍然有限。

第三,通过多种公开市场操作可以缓解短期流动性紧张局面。当然,虽然通胀会限制进一步放宽短期货币政策的空间,但这并不意味着货币政策会转向紧缩。毕竟,在全球货币政策的全球主导地位和中国经济略有改善的背景下,货币政策还没有转变。从货币市场的利率来看,截至4月3日,三个月的Shibor和R007分别为2.77%和2.32%。虽然它们最近有所增加,但与年初相比,它们仍分别下降50BP和25BP。同业拆借加权平均利率和质押式回购加权平均利率均低于去年同期,表明流动性总体上仍然宽松。对于第二季度集中纳税,多边基金到期和其他流动性压力,除了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外,央行还可以利用OMO,MLF到期延续等流动性套期保值,根据短期流动性更灵活变更在合适的时间调整,但不会导致流动性过剩。

第四是防止资产泡沫回归,使用RRR工具将更加谨慎。在这轮稳定增长中,决策水平比过去更加警惕过度放贷,并且一直在纠正“放电”的预期。目前的思想更加关注稳定增长与风险防范之间的平衡。考虑到股票市场自年初以来大幅反弹,3月份房地产市场销售数据也同比有所改善。实体经济是否能够实现未来的乐观将在实际业务中实施。数据的改进是最重要的。否则,单纯依靠盲目的货币政策来推高资产价格,导致短期繁荣,没有实质性的积极出现,最终很容易推动投机情绪,甚至重复资本市场和真实的错误房地产市场“全国牛市”。

第五,当前货币政策的主要困境不是流动性,而是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有效性的降低。正如作者一再强调的那样,自去年6月以来,去杠杆化已经转变为稳定的杠杆。自2018年以来,央行已经五次降级,货币政策已经转为宽松,但货币政策面临的主要困境是如何清除它。传导机制,引导实际贷款利率下降,解决企业融资困难问题。数据显示,私营工业企业的资产负债率自2018年以来大幅上升,从2月18日的55%上升至2月19日的58.2%,而制造业固定资产投资在1月和2月初完成了大幅下降。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同比下降14%。利润状况无法改善,或私营工业企业可被动地利用资金和偿还旧账户而不是扩大生产能力。因此,目前,货币政策面临的“水管生锈”难度只能通过放松货币来解决,提高企业利润是关键。

总之,笔者认为,短期经济数据的一些变化和通胀压力的上升趋势可能会减少进一步货币宽松的必要性。一旦短期流动性变得困难,央行将更倾向于使用公开市场操作而不是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和降息等全面而宽松的信号。事实上,正如笔者一再表示的那样,当前货币政策面临的两难困境并非政策紧张,需要放松,而是如何为实体经济服务,提高货币政策的有效性。当然,要做到这一点,我们不能仅仅依靠货币政策本身。我们不能单纯依靠“降低标准”来缓解实体经济,积极实施减税和收费,保护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简化管理和分权,加快推进。改革开放措施的实施是提升企业信心,增加利润,振兴经济的关键。 (完)

重要声明:

,查看更多